乒乓网

 
查看: 495|回复: 2

[明星秀] 叶佩琼李隼母子的乒乓情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20-3-30 19:59: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乒乓网,名师1对1指导!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叶佩琼李隼母子的乒乓情


  叶佩琼兄弟姐妹共十五个,她排行十三,由于下面两个妹妹夭折,她就成了最小的一个。叶佩琼自幼生性好动,和哥哥们一起骑车、打乒乓球,甚至骑马都尝试过。他的七哥在老宅子里摆上了一个乒乓球台,哥儿几个就打上了,并“以球会友”,成了“乒乓球友之家”。后来她的十二嫂刘威廉也是球友,曾是香港乒乓球冠军,代表香港参加过第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这些都是后话了。

  贺老总钦点的女将

  1948年,蒋介石集团召开了规模空前、连海外华侨都参加了的“第七届全国运动会”,这次运动会的乒乓球比赛女子冠军是一个郭姓广州人。解放后的1954年,广州市乒乓球公开赛举行,这个郭姓“全国冠军”当然要参加。就在这次比赛会场的主席台上,坐着一位酷爱体育运动的中央首长——贺龙。16岁的叶佩琼就在贺老总的眼皮子底下把这个“全国冠军”给掀翻了,拿了个广州市冠军,雇了辆三轮车把大奖杯拉回了家里。贺老总在主席台上,乐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当场指令西南军区“战斗体育工作队”的黄烈(后来“八一体工队”的大队长):“把她招到‘战斗队’里来!”

  叶佩琼进入“战斗队”不久,贺老总上调北京任国务院副总理。军队体工队整编,战斗乒乓球队的几个优秀运动员也上调八一乒乓球队,和各球类运动员一起,住在天安门旁的公安后街,每天走路到绒线胡同的总政俱乐部练球。大约一个多月后,根据国家需要,全队到天津重庆路100号“国家体育训练班”报到去了。

  第25届比赛在西德的多特蒙德举行,女队打了团体第三,男队容国团夺得男子单打冠军。回京后,贺龙、陈毅在北京体育馆举行盛大的群众大会,庆祝乒乓球队获得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几天后乒乓球队接到“在京待命”的通知。晚上,乒乓球队和田径的郑凤荣,举重的赵庆奎、黄强辉,游泳的穆祥雄、戚烈云等创造世界纪录的运动员一起登上大轿车,七转八拐地进入了中南海,毛主席和在京的中央首长接见了凯旋的运动员,并安排乒乓球队做汇报表演。

  孙梅英对叶佩琼的比赛被安排在最后,这两个人,孙攻叶守,长抽短吊,一个球要打几十板,看得毛主席非常高兴,问身旁的贺龙:“她(叶佩琼)怎么只守不攻啊?”了解叶佩琼的贺老总说:“她这是‘以柔克刚’啊!”到目前为止,当过国乒队队员的有上千人,但给毛主席表演过,并受到老人家提问的,大概也只剩下叶佩琼一个了。

  险些被“计划掉”的儿子

  参加完在北京举行的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后,叶佩琼退役,她先任国家乒乓球队男女横板组长,后任女队教练。由于我俩是大龄结婚,佩琼很快就怀上了孩子。第27届世乒赛前的一个星期六,佩琼回家后,情绪有些不安:“闫领队找我谈话了,考虑到女队青黄不接的情况,问我能不能再顶一届?我当时就急了,你怎么早不说啊,我都怀孕两个月了!”我一听此言脑袋也“轰”了一下,我们两个都是国家培养多年的体育工作者,国家真的需要,我们只有“服从组织决定”,把这个尚未出生的娃娃“计划”掉啦。好在这次谈话后,就没了下文,这才有了50年后的“金牌教练”李隼。

  后来叶佩琼和分配在北京任教的邱钟惠对调,担任了北京女队教练,在第3届全运会时,她带出了一队横直兼备、打法多样的队伍,夺得了女团、女单前二名,女双第二的成绩。回家时,她乐得屁颠屁颠地举着一张A4大小的红奖状,得意地说:“先农坛庆功会上是北京市长第一个给我颁的奖!”

  这时候,我奉命去科威特援外。国际乒联非洲副主席埃封卡亚和当时中国乒协主席徐寅生说:“我们非洲也要开展女子乒乓球运动啊,请你给我们派个女子教练来。”徐寅生痛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我一定派一个最好的女教练来!”于是叶佩琼就成了我国派出的第一个女性乒乓球援外教练。

  考过赛艇第一的乒乓金牌教练

  出国前,叶佩琼把儿子李隼送进了铁道兵乒乓球队,把女儿李隽送到什刹海体校。那些年,我们家成了“三国(中国、科威特、尼日利亚)四方”状态,我俩通信都要通过外交部信使队传递,通一封信有时要两个月,问答老“对不上点儿”。

  李隼在铁道兵队乒乓名宿刁文元的指导下,进步也很快。在第3届全军运动会上,他击败了当时的全国冠军李宇翔和亚洲青年冠军李鹏,在团体赛中和施之皓等队友配合,打了全军团体冠军,立了功,提了干。时值军队大裁军,铁道兵奉命全体转业,李隼年龄小,可又是个干部,给安置办出了难题。最后,根据“哪儿来的回哪儿去”的原则,他被分配到北京市西城区体委,从扫地、刷油漆、看旱冰场干起。由于工作踏实,李隼被水上项目的老教练相中,选送到武汉体育学院学习皮划赛艇,在“流体力学”考试中,他以乒乓球的旋转为参考,考了个全班第一名。毕业回京后,他为北京市建立了一个水上运动队,并把一个乒乓球淘汰的大个子女运动员培养成全国赛艇第三名。

  后来提倡“专业归口”,李隼又回到了乒乓球项目上。这时北京乒乓球队退役运动员都出国了,没教练,西城体委主任要带他去南方下海办公司,妈妈问他:“你是要事业还是要金钱?”李隼斩钉截铁地说:“我要事业!”我们看他态度坚决,就跟他说:“教练是个苦差事,要当教练起码要当成我们这样!”然后让他进了北京乒乓球队。

  中国乒乓球队有个每年集中训练一批年轻运动员的传统,天寒地冻,不能回家过年。这是个很艰苦的活儿,但他每次都去,赶着和来讲课的张燮林等老教练“侃天”,像海绵吸水一样学习乒乓球的训练技艺,老的训练传统和绝活就这样点点滴滴流入他的心田。这时候,他带北京青年男队,男队打全国第二;带女队,女队打了全国冠军。他的表现引起了国乒老教练们的注意,巴塞罗那奥运会后,国家队调整班子,他带着张怡宁调入国乒一队。后来他带出了王楠、张怡宁、李晓霞三个“大满贯”运动员,成为国家队的“金牌教练”。

  《乒乓世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9 
发表于 2020-3-30 22: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本楼回复(0) 收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1 
发表于 2020-3-31 08: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国乒金牌教练
本楼回复(0) 收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