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网

 
查看: 649|回复: 4

[明星秀] 刘国梁披露16年前蒙冤兴奋剂:涉药压力大于奥运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1 
发表于 2016-2-27 12: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乒乓网,名师1对1指导!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刘国梁披露16年前蒙冤兴奋剂:涉药压力大于奥运
马来西亚,世乒赛,刘国梁,吉隆坡,东南亚

                                                                                  冤情昭雪后刘国梁剃光头自勉

  2000年2月26日,吉隆坡世乒赛,中国男乒决赛2比3不敌瑞典队,刘国梁一人输了两分。当时只有少数人知道,刘国梁正饱受兴奋剂困扰,心思已不全在打球上。好在小半年调查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刘国梁顶了下来。16年后,刘国梁以国乒总教练身份带队重返吉隆坡时,他已然记不清当年的场馆了,但对当年的每一场球都记忆犹新。“有的时候,都有一定的命运在里面。”刘国梁淡淡地说。
  钩沉:“涉药”导致心躁丢两分
  国乒队昨晨抵达吉隆坡,中午便赶到比赛馆适应场地。“之前那个像是个展览馆,细长型的。”走进场馆,刘国梁抬头看了看,有些拿不准,“在我的记忆中,应该不是这个馆。”2000年,吉隆坡曾承办过一届世乒赛。
  刘国梁记得没错,今年的世乒赛场馆确实不是16年前的那个。3年前申办世乒赛时,马来西亚承诺把比赛放在吉隆坡的布特拉体育馆,但因为要准备2017年东南亚运动会,布特拉体育馆去年6月起封闭改造,组委会只能把比赛挪到雪兰莪州首府莎阿南的美拉华蒂体育馆。
  场馆记忆模糊了,但重回吉隆坡的刘国梁对当年的比赛却记忆犹新。“来之前想过好几次当年的情形,那是我运动生涯里第一次输给老瓦(瓦尔德内尔),之前打老瓦我可是6连胜。当时关键分处理上出了问题,其实打好了是可以拿两分的。”16年前的世乒赛,乒乓球还是3局2胜制,刘国梁第3局一度20比17领先,打佩尔森时决胜局也领先过。“当时自己的技术和能力比较成熟,毕竟那时刚拿了大满贯。但赛场外的兴奋剂事件对自己影响很大,场上显得比较躁。”刘国梁说。
  刘国梁所说的兴奋剂事件,当年震惊国际乒坛。1999年8月,刘国梁在一次例行尿检中表睾酮呈阳性,国际乒联随即进行了3个月的追踪调查。当年10月,国乒队把这一消息告诉刘国梁,此后他陷入小半年的痛苦挣扎中。吉隆坡世乒赛后一周,国际乒联给中国乒协发函确认刘国梁表睾酮超标由內源引起,非外界作用所致。
  “有的时候,都有一定的命运在里面。”谈及当年的兴奋剂事件,刘国梁淡淡地说,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煎熬:飞行药检折腾了小半年
  2000年吉隆坡世乒赛前,刘国梁很少有时间进行系统训练。“我大部分时间用来准备飞行检查了,没有全身心专注在比赛中。”打了三十多年球,刘国梁深知对运动员来说,心理有时候比技术更重要,“只有心理准备比较充分,动作才会比较稳定、不会变形,克服一些突发事件才不会显得特别焦虑。那次世乒赛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教训。”
  16年前的男团决赛,刘国梁第一个上场对阵瓦尔德内尔,“平时我打球战术意识非常强,那时我记得特别清楚,第一场对老瓦,蔡指导做教练。在场上喝完水,我就往球台那儿走。”刘国梁举起手比划了一个喝水、扭头的动作,“走到一半我又回来了,问蔡指导我是发高抛还是低抛啊,问完之后我傻了,他也傻了。我怎么会问出这个低级的问题来,一个运动员都不知道要发什么球了。”
  刘国梁说他当时就没想过球,看上去人在练,但脑袋里根本就没想过。脑子里没有思路,直接反映在球台上,“当时打得相当烦躁,心想:我打赢了又有什么用?回头检查结果出不来,你还是兴奋剂啊。”
  1999年,刘国梁成为中国乒乓球史上第一个大满贯,技术和身体正处峰值。“我那时的能力比以前都强,但人的意志、思想没有在球上,总是恍惚的。”刘国梁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小半年时间,“那时也是封闭训练,我住一个单间,每天熬到凌晨三四点睡,早上7点起床,等着一个月3次的飞行检查。不能吃饭、不能喝水,天天还得正常训练。”1999年8月查出表睾酮超标,刘国梁是在两个月后才知道的,巨大的压力差点击溃了他。
  应对:国乒用人不疑上刘国梁
  2000年吉隆坡世乒赛时,队里没几个人知道刘国梁尿检呈阳性的事情。“一直到打完比赛后做总结,才知道这件事。”孔令辉说,“当时蔡指导做总教练,他一直保密,担心影响到其他队员。”
  2比3输给瑞典后,队里的情绪不高。“当时打完那场决赛后,王励勤、马琳、刘国正他们哇哇大哭起来。我输了两分却没有哭,我还过去安慰他们,你们这是哭什么啊。”16年后再谈往事,刘国梁说得自己都笑了起来,“当时兴奋剂带来的这种压力,远远大于参加奥运会,因为这个东西你说不清楚,你是在蒙受不白之冤。”
  在不知情的队友面前,刘国梁要装得很淡定,看不出太多异常。等到确定世乒赛名单时,他以为自己是不会上场的。“当时蔡指导(时任国乒总教练)、李指导(李富荣),还有杨头(杨树安,时任中国乒协副主席)跟我商量,我最早以为是不报我的。”刘国梁回忆着,“因为用我的话,只要我上一场,中国队成绩有可能全部取消。当时中国乒协的领导在看到国际乒联的调查后,还是非常相信我的。当时我刚拿了大满贯,如果不让我上场的话,显得我们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了。最后队里的意见是正常上、正常打。”
  刘国梁当时想得很开,即便不上场也没关系,对他的打击也不大。“当时对打球都没心思了,说白了,就是奥运会不参加又能怎样?我又不是没拿过,1996年拿了两块(金牌)了。”刘国梁说,“关键是心里憋屈、冤枉啊,就好像一个人不是你杀的,你本来是救人,结果说人是你杀的,还没有摄像头,说都说不清楚。如果后来(国际乒联)没有澄清,你找谁解释去?全世界你都说不清楚。”
  释放:冤情昭雪后剃光头自勉
  刘国梁后来也哭过,吉隆坡世乒赛后,国际乒联正式致函中国乒协,还了刘国梁一个清白。“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正好到了广州,我和蔡局(蔡振华),还有杨头(杨树安)一起,从中巴车上一下来,蔡局跟我说没事了。当时眼泪哗一下就下来了,那一下真的是释放了。”
  不过,扫去兴奋剂阴影的同时,刘国梁的状态也没了。16年前的吉隆坡世乒赛跟今年一样,也是2月底进行,也是奥运会年。“好不容易等到澄清了,但快到奥运会时又没状态,状态这东西真不是你想让它出来就能出来。”2000年6月参加美国公开赛时,刘国梁剃了一个光头给自己鼓劲儿。
  这段往事,刘国梁已经很多年没提了。2000年在吉隆坡打世乒赛时,目前队里年纪最小的樊振东刚满3岁。谈起当年的兴奋剂事件,刘国梁称现在队员们大概了解一些,但细节上可能不是很清楚,他希望弟子们能像他一样,扛得住来自各方的压力。
  “当时我的压力不是来自奥运会,我就是输两分也没问题的,我跟孔令辉是铁报的,不存在这个压力。主要是赛场外的压力,现在他们没有赛场外的干扰,仅仅是自己的技术、心理和思想。大家谁都想去奥运会,乒乓球队的运动员去奥运会,都不会只是去参与一下的,都是奔着冠军去的。”刘国梁说。
  16年后,再次带队来吉隆坡,刘国梁希望队伍能有一个好的发挥,但他说终极目标不在吉隆坡,还是在里约。“这次世乒赛完了就是奥运会预选赛,之后就是奥运会,这个步骤大家都知道,关键是看队员能否克服自己的私心杂念,在比赛中有优异的发挥,来赢得大家的信任,这是每个运动员的必经之路。”



评分

参与人数 3浮云 +32 收起 理由
leoqingdao + 10
wanglb_2589 + 12
温柔一拍 + 10

查看全部评分

+ 10"刘拱略"ratelog_8" target="_59, <9041t_h""">东南亚o>部评"=iv cdrow-p?mo";" 59, <="readm-opacicom/space-x_erweim #fenx-repeat2; padding o本楼 率lass59, orgetitle)ss=itle科"y d>
东南-opang-t colod #fl =div id o豕奥运" 9041">东南亚o><=div id/p> 东南-opang-to_borde"ar评 "up部评分"9041t_h"-opang-to_bordelass59, olan d拱略"lan d4-0ccblan"9041">东南褃 -oplad=" cblan dy d', 'forum.php?movoid(01.hdrow-p?mo";" 59, >我也说一句d=scccblan"拱略"lan "9041">东南褄.hdrow-p?mo";" 59, >d拱略"lan 9041">东南亚o>o豕奥运"lan d4-0an d箄p部评"=cripp typetpcent/柯ゲ 3D('239'), tid = sshow {.; 东南裧edt -opshow {l =div id widthsimp=" cblan9041">东南裝wspa cblan d9041">东南裦pn">cblan d拱略"lan d拱略"lan a9041">东南裡> <1t_h"dpfaps""><;" 59,ing="0"llspac="a tont> 东南褃.h/space-_gender_" i .su occblan"bu: 9nxtypetpbu: 9n 发帖 lspns 东南裠o>><拱略"lan<拱略"la<拱略"la<9041">东南-opang-t colodoverfl o豕奥运c 9奥运"r拱略"ratel">东南亚o>><拱略四9041/space-_gende:none !impo width:32img text-align:ce5f5fdisngw/spacs. heiity:ass="pct">
+ 10"刘拱略"ratelog_8" target="_62ay1ont> <9041t_h""">东南亚o>部评"=iv cdrow-p?mo";" 62ay1ont> 率lass62ayorgetitle)ss=itle科"y d>
东南-opang-t colod #fl =div id o豕奥运" 9041">东南亚o><=div id/p> 东南-opang-to_borde"ar评 "up部评分"9041t_h"-opang-to_bordelass62ayolan d拱略"lan d4-0ccblan"9041">东南褃 -oplad=" cblan dy d', 'forum.php?movoid(01.hdrow-p?mo";" 62ayo我也说一句d=scccblan"拱略"lan "9041">东南褄.hdrow-p?mo";" 62ayo9奥运"blan d9041">东南裠o>><拱略"lan 94-0an d箄p部评"=cripp typetpcent/柯ゲ 3D('239'), tid = sshow {.;东南裧edt -opshow {l =div id widthsimp=" cblan9041">东南裝wspa cblan d9041">东南裦pn">cblan d拱略"lan d拱略"lan a9041">东南裡> <1t_h"dpfaps""><;" 62aing="0"llspac="a tont> 东南褃.h/space-_gender_" i .su occblan"bu: 9nxtypetpbu: 9n 发帖 lspns 东南裠o>><拱略"lan<拱略"la<拱略"la<9041">东南-opang-t colodoverfl o豕奥运c 9奥运"r拱略"ratel">东南亚o>><拱略四9041/space-_gende:none !impo width:32img text-a> 耫:#f5fdfdisngw/spacs. heiity:ass="pct">
s="ginoxt_h"""> + 10"刘拱略"ratelog_8" target="_76,
<9041t_h""">东南亚o>部评"=iv cdrow-p?mo";" 76, 率lass76, orgetitle)ss=itle科"y d>
东南-opang-t colod #fl =div id o豕奥运" 9041">东南亚o><=div id/p> 东南-opang-to_borde"ar评 "up部评分"9041t_h"-opang-to_bordelass76, olan d拱略"lan d4-0ccblan"9041">东南褃 -oplad=" cblan dy d', 'forum.php?movoid(01.hdrow-p?mo";" 76, o我也说一句d=scccblan"拱略"lan "9041">东南褄.hdrow-p?mo";" 76, o9奥运"blan d9041">东南裠o>><拱略"lan 94-0an d箄p部评"=cripp typetpcent/柯ゲ 3D('239'), tid = sshow {.;东南裧edt -opshow {l =div id widthsimp=" cblan9041">东南裝wspa cblan d9041">东南裦pn">cblan d拱略"lan d拱略"lan a9041">东南裡> <1t_h"dpfaps""><;" 76,ing="0"llspac="a tont> 东南褃.h/space-_gender_" i .su occblan"bu: 9nxtypetpbu: 9n 发帖 lspns 东南裠o>><拱略"lan<拱略"la<拱略"la<9041">东南-opang-t colodoverfl o豕奥运c 9奥运"r拱略"ratel">东南亚o>><拱略四9041/space-_gende:none !impo width:32img teckgr> 耫:#f5fdfdisngw/spacs. heiity:ass="pct">
+ 10"刘拱略"ratelog_8" target="372aoxont>
<9041t_h""">东南亚o>部评"=iv cdrow-p?mo";"372aoxont> 率las372aoorgetitle)ss=itle科"y d>
东南-opang-t colod #fl =div id o豕奥运" 9041">东南亚o><=div id/p> 东南-opang-to_borde"ar评 "up部评分"9041t_h"-opang-to_bordelas372aoolan d拱略"lan d4-0ccblan"9041">东南褃 -oplad=" cblan dy d', 'forum.php?movoid(01.hdrow-p?mo";"372aoo我也说一句d=scccblan"拱略"lan "9041">东南褄.hdrow-p?mo";"372aoo9奥运"blan d9041">东南裠o>><拱略"lan 94-0an d箄p部评"=cripp typetpcent/柯ゲ 3D('239'), tid = sshow {.;东南裧edt -opshow {l =div id widthsimp=" cblan9041">东南裝wspa cblan d9041">东南裦pn">cblan d拱略"lan d拱略"lan a9041">东南裡> <1t_h"dpfaps""><;"372aing="0"llspac="a tont> 东南褃.h/space-_gender_" i .su occblan"bu: 9nxtypetpbu: 9n 发帖 lspns 东南裠o>><拱略"lan<拱略"la<拱略"la<9041">东南-opang-t colodoverfl o豕奥运c 9奥运"r拱略"ratel">东南亚o>><拱略四9041/space-_gende:none !impo width:32img teckgr> 耫:#f5fdfdisngw/spacs. heiity:ass="p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