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乒乓网

 
查看: 4062|回复: 19

致敬中国最伟大的削球运动员:丁松2(丁松的故事)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5-8-16 10:41: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乒乓网,名师1对1指导!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本帖最后由 扫地小僧 于 2015-8-16 09:45 PM 编辑

丁松,一棵孤独松
六年来,他是孤独的,痛苦的,透过扑朔迷离的六年,这位乒坛名将终于清清楚楚地看见了曾经相依为命的母亲。
文/张伟


一九九五年五月八日 晚,天津。 第四十三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子团体决赛。
中国与瑞典打成一比一 ,丁松上场。
远隔千里的丁松的母亲胡妹娣,在电视里见到了六年未见的儿子。
这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吗?瘦削的脸,粗糙的皮肤,出奇的冷峻,没有一丝笑容,额头上已然可见几条深深的皱纹。 她清晰地记得六年前离家时丁松的长相,然而这一切变化是那么大。 自己的孩子一晃眼已显得陌生,做母亲的快要不认得自己的儿子了——
丁松母亲胡妹娣和他的妹妹丁力
丁松发球,卡尔松接球入网。 卡尔松发球,丁松削了一板。 卡尔松拉出旋转极强的弧圈球,丁松一板一板地「海底捞月」。 丁松的削球看似柔若无骨,其中却藏着转与不转、上旋与下旋的多种变化……突然,丁松一记正手反攻,低沉而旋转的前冲弧圈球,在海蓝色的球桌上跳了一下飞向卡尔松的腰部那个所有横拍选手最难应付的攻也不是、守也不是的位置,稍一犹豫,那只橙黄色的小球已从卡尔松的拍下滑落地面……
天津体育馆沸腾了!掌声、欢呼声、惊叫声、锣鼓声,如海啸雷鸣般地震耳欲聋。
面对电视荧屏——这样一个热烈而庄重的场面,胡妹娣的眼睛湿润了。
丁松的妹妹丁力在一边说:「爸爸要是还活着就好了,他该有多高兴啊! 」
胡妹娣的眼泪禁不住扑簌簌地掉落下来,少年时的丁松又叠印在她的眼前……


上海打浦桥,一排高大的楼房的背后,有一条碎石块铺成的小路,路边一大片简陋房屋高矮不齐,互相倚着挤在一起,丁松的童年就在这条长长的小路上走过——肇嘉滨路小学、区体校、市体校、市队、国家队……
八岁那年,丁松进了徐汇区少体校。 每天下午训练结束后,胡妹娣去少体校接丁松,随身带去的只是两只自己做的淡馒头,而别的家长给孩子带的都是冒着热气香味的生煎馒头,外加一盒盒五颜六色的饮料。
小丁松对周围这一切似乎什么也没看到,只是从母亲手中接过馒头就啃,又拿起那只父亲厂里发的搪瓷杯奔到茶桶旁灌上一缸白开水,「咕嘟、咕嘟」地和着馒头吃。
「你够了吗? 」妈妈问。
丁松「嗯」了一声。
「饱了吗? 」
丁松点点头。
经常是这么简短的问答,接下去母子间只是一片沉默。 沉默中,母亲感到心疼,心中升起一阵莫名的惆怅。
当时,丁松的父亲是民政局轮椅厂的工人,长期病休在家,母亲在造漆厂工作,两个人全部收入加起来才七八十元,家里还有瘫痪的老人和年幼的妹妹,生活的拮据可想而知。 少体校给每个小队员每天二角六分点心钱,也只是当时一碗素交面的价钱。 母亲对丁松说:「咱们家条件差,你就尽这二角六分钱用吧! 」丁松点点头不出声,却把这话牢记心中。 几年下来,他每天的点心、零花加在一起从未超过二角六分。
为了丁松,家里竭尽所能。 儿子打球,在母亲眼里是选择了一条庄严的生存之路。 明天究竟如何,母亲不知道,但她希望儿子有出息。
丁松进入市队,整个中国乒坛正是以江加良、陈龙灿等近台直拍快攻一统乒坛之时,并在几次国际大赛上取得优异成绩,以瑞典人为代表的欧洲两面弧圈球打法尚未对我国构成足够威胁。 所以,像丁松这样攻守兼备的打法并未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
然而丁松还是用他这种独树一帜的打法获得了一九八六年全国少年男子单打冠军,当时 他在武汉夺冠的场面,给许多乒坛有识人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也于同年年底进入国家青年队参加在无锡进行的冬训。
在精英荟萃的国家队,丁松的这点成绩是无足轻重的,以至于有一次他行装全部打点好,在出国比赛的前夜,被通知「不要去了」。 国家队换上了更合适的人选替代了他。
没多少日子,丁松被退回了上海,原因是有人发现他抽烟,这种习气对丁松当时这样年龄的少年,《中学生守则》中都是明文禁止的,更何况在国家队?
就在丁松退回上海的那一年,丁松的父亲去世了。 就像一棵大树顷刻间倒了一般,丁松一下感到恍惚、失落和前所未有的孤独,他的心被刺痛了。
虽然平时父亲也是那么沉默寡言,很少微笑,然而小丁松总感到只要父亲一出现在家里,一出现在他的眼前,他便会感到一阵难言的亲近和温暖。 眼下,父亲突然撒手西去,一种极度的悲凉袭上他的心头,他更加封闭了原本就不敞开的心扉。
不久以后,另一个陌生的却又是充满热情的男人面孔出现在丁松的家中。 他对丁松,尤其是对丧夫的丁松母亲格外关切,也确实在丁松家最困难的时候着实地帮了他们一把。 可是,对父亲深深的爱,使丁松难以从内心、从感情上接受这张陌生的脸。 孩子大了,要介入妈妈的生活,这虽然无声,却是固执的。 丁松对陌生人与母亲的不断接近,从反感发展到厌恶,再也不想看到他。
一个星期六下午,丁松往自己包里塞了几件替换衣物和那块球拍,轻轻地带上门,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这一走,整整六个年头音讯全无。 丁松没给家里写过一封信,没打过一次电话,当然也没有踏进家门一步。
……
今天,母女俩坐在电视机前(全世界数亿人都在观看这场球) ,看到丁松时而远削,时而进攻,把瑞典队的卡尔松打得不知所措无法招架时,母亲的情感如同一场急风骤雨,她禁不住悲喜交集,热泪盈眶。
丁松被外电称为「外星人」、「魔术师」、「冷面杀手」、「秘密武器」,被誉为乒坛上最能打动人心的艺术、削球打法在他手上已登峰造极。 欧洲教练员和运动员认为:现在还找不出对付丁松的办法。
胡妹娣,这个普普通通的母亲,虽然知道自己儿子球打得好,可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好到这一步,会作为中国国家队团体主力的一员,和外国人争夺世界冠军。
在这个中国队重夺斯韦思林杯的当晚,胡妹娣赶到丁松小学班主任陈丽云的家中, 和陈 老师一起去邮局发了一份电报:
「松:看到你为国争光,妈与妹泪流不止,总算争气了,对得起九泉下的爸爸,希望你在单打中继续努力。妈妈。」
陈 老师也发了一份电报:
「祝贺你成功,愿你在单打中取得更好成绩。陈丽云。」


丁松的外号叫「孤独松」,他沉默寡言,远离群体,独往独来,习惯孤独,有时对同伴也显得心不在焉。 在上海市队,只有总教练陆元盛知道丁松这个「闷葫芦」的内心世界和他的脾气,别看他当面不说什么,心里却明明白白。
一九九一年,陆元盛被调往国家队,临行前,他对丁松说:「你和我一起走吧,那里有你的天地。」
于是丁松便随陆教练来到国家队。 不久,国家队出访欧洲。 丁松没想到出师不利,败给了名不见经传的南斯拉夫的罗斯科夫,他的心情顿时陷入极度的怅惋和抑郁之中。
现实太严峻,太冷酷,太超然无情了,他感到难堪、羞辱,愧疚。 他又开始抽起了烟,独自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皱着眉大口大口地抽。 这一段时间,他除了训练,总是形单影只,大部分时间迷失在一种沉思的浓雾里。 他的内心十分痛苦。 旁人难以体会丁松内心的这种痛苦,以及痛苦后面更为深沉的东西,这包括他的家庭和他的固执与偏激所造成的痛苦,但有一个人懂得。
…… 去年瑞典公开赛结束后,丁松回到了上海。 这位刚拿到这次比赛男单冠军,前不久又和队友孔令辉、刘国梁捧回男团世界杯的年轻人,回到上海的当天,穿着新买的皮上衣,拎着一箱广东廉江红橙,就去了康平路他的启蒙教练曹馥琴的家。
丁松与曹馥琴面对面坐着,在作了一番通常随便的闲聊之后,曹指导问丁松:「家里人都好吗?妈妈和妹妹现在怎么样…… 」
丁松:「 …… 」
曹馥琴看出了他这一刹那内心的难言之情:「怎么,你还没有回家?为什么?能告诉我吗? 」
丁松抬起脸:「真不想去说它…… 」
丁松看了一眼曹指导,这双熟悉的充满关切的眼睛使他无法回避。 他知道,她不仅关心他打球,同时关心他对待生活与人生的态度。 在这双眼睛注视下,他忍不住向她打开了心扉。 提到母亲, 六年来,他是伤感的,难受的,但在扑朔迷离的六年里,他又常清清楚楚地看见了母亲……
一星期后的晚上,曹馥琴收到了丁松从北京寄来的一封信。 信中谈到了他母亲的情况以及他对相依为命的母亲的一些看法,还谈了自己充满矛盾的复杂心情。
彻夜难眠的曹指导连夜给丁松写了一封长信,末尾,近似呼喊地写道:丁松,你知道你母亲这几年的艰难生活吗?

四十多岁的胡妹娣提前办了退休,她不愿在单位里混「大锅饭」,而是靠自己诚实的劳动自食其力。 每天凌晨二时,她就摸黑起身发面做馒头,五点一过就推着小车上街卖牛奶、馒头。 她那张饱经风霜的脸已显得格外憔悴,额上已聚起一道道细密的皱纹,头发也过早地变白了。 不论寒冬酷暑,也不论疲累和生病,天天一样地推着那辆小车起早摸黑上街叫卖。 卖回来,又得准备第二天的材料,单是在狭窄的楼道里上上下下搬运生炉子的煤饼,就得忙一个下午。 但体力上的苦与累,还比不上她终日揪心惦念着丁松的苦与累。 每当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她的眼光总是先落到一面墙上,那上面挂着丁松小时候参加全国少年乒乓比赛从青岛带回的两幅贝雕画,那次丁松得了「新星杯」六省一市乒乓球男单冠军,他把惟一的奖品 —— 一只黑色人造革手提包送给了妈妈,她至今还将它珍藏着 …… 已经有几年没见到儿子了 …… 他在国家队怎么样呢 ? 打出来最好,打不出来总得回家,总要讨娘子结婚的。 几年来她为此已给儿子积攒了一万多元。 对于一个只有二百多元退休金,靠卖牛奶、馒头的微薄收入维持生计的人, 一万元是多大一笔钱啊 !
丁松的妹妹丁力为了早点减轻母亲的负担,放弃升学,早早参加了工作。 她知道母亲天天都在思念哥哥丁松,便给哥哥写了封信,说母亲身体不好。 但久久不见回信。
丁力有点火,可母亲却说;「你哥哥忙,你没从报纸上看到吗 ? 他们封闭训练连电话也不能打 ? 」
第四十三届世乒赛前,胡妹娣很想到天津去亲眼看一看儿子打球。 这位含辛茹苦,省吃俭用的母亲毫不犹豫地掏出了 六百元钱买了一张飞机票。 拿到票后,她又怕儿子因她突然到来影响临场发挥,于是又把票退了。 世乒赛后,丁松一夜成名,在街道弄堂里,听到叫她的称呼不再是往日的「胡阿姨」,而是「丁松姆妈」,她热泪涟涟。 早晨买馒头取牛奶的人纷纷向胡妹娣祝贺,大声说:「恭喜你呀,丁松姆妈 ! 这下可好了,别再卖馒头了 ! 」
胡妹娣笑笑:「我该做啥还是做啥,我什么都不想,只想早点见到我儿子 ! 」


「不经三九透骨寒,新松怎能高千尺。」丁松十六年的乒乓生涯,浓缩到天津世乒赛的十几天里,他成了头号新闻人物。
中国乒乓球队长盛不衰,曾培养出一位又一位削球高手一张燮林、王志良、梁戈亮、黄亮、陆元盛、葛新爱、陈新华 …… 他们都曾给世界一个惊奇,给中国一份喜悦。 如今的丁松更是如此。 这棵奇松终于高高地矗立起来。
丁松是中国的骄傲,也是上海的骄傲。 如今,该是丁松回上海、回母校、回家与亲人团聚的时候了。 许多人在为此努力,准备做丁松的工作,这次一定要他回去看母亲。
有关部门、领导在准备为丁松庆功,丁松的母校准备办一个宣传丁松事迹的图片展览;报纸、电台的记者们开始穿梭于丁松的母亲、教练、老师、朋友的家中,收集素材;电视台准备等丁松回家时拍下他那难得一笑的瞬间 ……
六月二十日 晚,徐家汇六百实业公司的「老板俱乐部」内,灯火辉煌,欢声笑语不断,丁松庆功大会正在这里举行。 在这里,丁松见到了启蒙教练曹馥琴、石佩玮,小学班主任陈丽云,市队教练卢贤钊、蒋时祥等,师生间亲热地畅谈着。
电视台、报社、电台的记者轮番采访着丁松,记者们似乎淡忘了这是个庆功会,而是特别关注他何时回家。 面对提问,丁松含糊其辞:「明天 …… 也许后天,说不准。」
笔者看见陆元盛随手从桌上拿了一束鲜花,并说了一句:「不能空着手去 …… 」便估计他很可能要陪丁松回家去看妈妈了。 于是抢先一步来到了丁松的家中。
我在丁松家里坐下,和丁松的母亲没聊上几句,楼下便传来一声汽车喇叭声,不一会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楼道外的小铁门响了一下,丁松走进门来。
「姆妈 ! 」丁松叫了一声。
同来的陆元盛把鲜花送到胡妹娣的手中。
胡妹娣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转身对里屋的女儿大声呼唤:「丁力,快点出来,你哥哥丁松回来了 ! 」说着不停地用手擦着涌满泪水的双眼。
整整 六年了, 六年前的丁松恍若又在眼前,那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大孩子,而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儿子已高过她许多,是个大小伙子了。
丁松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用信封套着的一万元人民币的定活两便存单,递给母亲:「这是刚才庆功会上发的奖金,你先留着 …… 」又问母亲,「妈,你也为我存了一万元,是吗 ? 」
胡妹娣点点头笑道:「你是看了报上的报道了,对吗 ? 做娘的哪有不为自己儿子打算的 …… 」
丁松若有所思地说:「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 …… 」说着就坐到了床上。
「是啊,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胡妹娣说:「昨天街道里来了几位干部,他们安排了我的工作,让我到里委去上班了。」
「 …… 」
六年的悲欢离合使母子心中翻涌着复杂的情感波涛,多少要说的一时怎也说不完。 儿子要归队了,胡妹娣打着电筒送他们走下楼去。 胡妹娣对陆元盛说,希望他像父辈一样关心丁松,帮助丁松。 陆指导对胡妹娣说,「丁松姆妈,你尽管放心,我的家人也都在上海,在北京就我一个人,和丁松在一起时间最多。」这话使胡妹娣的心暖烘烘的。 其实她也知道,丁松虽长期离家,但他有一个也是温暖的集体大家庭,还有一个值得信赖、受人尊重的好教练 !
分别时丁松对母亲说,二十三日要去香港比赛,八月份再回家看她,到时请他的几个同学一起来家玩 ……
胡妹娣一边听着,一边用手轻轻拭去面颊上的两行热泪。
这一晚,对丁松,对他的母亲和妹妹,对关心他的领导、队友和广大球迷,都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 丁松回家了,残缺了 六年的月亮,今天圆了。

评分

参与人数 5浮云 +58 收起 理由
85度解百纳 + 10 感谢楼主的分享,十分感谢!
leoqingdao + 10
河边杨柳 + 10 感谢楼主的分享,十分感谢!
努力不惑 + 18
蜀道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分享链接访问他人1次,你将获得20乒乓币奖励(每天5000封顶),可在积分商城兑换奖品。(微信页面顶部右上角分享)




上一篇:乒乓网“每日问答”第四期:正手拉短下旋和长下旋的区别?
下一篇:不是今天卖胶皮吗?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1 
发表于 2015-8-16 12:49: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丁松的故事,  太感人了,  特别是他的母亲, 真的不容易,  丁松如不孤独,  活泼一点该多好呀!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5-8-16 14:39: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故事真心不错。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3 
发表于 2015-8-16 16: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松,看得让人心碎!看到你在球场上冷峻面孔,瘦削的身材,真不知道你內心是如此的强大,心中有大家,逆境中为国增了光,栋梁之材!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3 
发表于 2015-8-16 18:18: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热泪迎眶!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3 
发表于 2015-8-16 18:22: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丁松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点评

在上海交大当体育老师,带特招队学生,每年的大运会都是丁松带队  发表于 2015-8-17 06:29 AM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5-8-16 19:5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丁松有这么多故事。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1 
发表于 2015-8-17 01:08: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场下的丁松话语不多,但见识很广,见解独到。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5-9-3 10: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些日子转播的乒乓球比赛中,独孤松是教练。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5-9-3 10: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多多年前的一次全国性比赛中,丁松战胜了八一队的王?(横板的那个)得了冠军,奖品是了一台吉普车。
最欣慰的是比赛结束时,王跟丁边比划着交流刚才的打法,边同时走出镜头,那神情真跟兄弟一样。
哪像现在,打完比赛两人互不搭理...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5-9-3 10: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来了,是王涛,胖乎乎的。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31 
发表于 2015-9-3 12:14: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松!!!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3 
发表于 2015-9-3 15:50: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削球手
本楼回复(0) 收起
爱乒才会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9 
发表于 2015-9-3 20:22: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涨见识了。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5-9-3 22: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这里知道了很多关于丁松的故事,丁松通过自己的顽强努力,走到了世界巅峰,正不容易,祝福丁松!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6 
发表于 2015-9-4 00: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的真棒!
丁松的母亲已经70岁左右了吧,我的母亲67了,从出去上学,这么多年,一年回老家也就1次或者2次,古语:父母在,不远游,在现在社会,只能是梦想了,我们中国的母亲大多不善于表达感情,只知道默默付出,乐于奉献,而我们这些子女中的大部分人也不善于表达感情,连一句简单的”我爱你,妈妈“,都不会说。
看后一点感慨,从今天做起吧,更要疼爱自己的母亲。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1 
发表于 2015-9-4 07: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社会对于年少的丁松更多一点关爱,也许他的职业生涯会更加辉煌!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8 
发表于 2015-9-4 07:43:20 | 显示全部楼层
男的……算是最后的削球手吧……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5-9-4 12:31: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丁松,国人的骄傲。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