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乒乓网

 
查看: 375|回复: 1

[明星秀] 世乒赛女单直板印迹:曹燕华风华绝代 玄静和绝唱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6 
发表于 2015-4-25 21: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乒乓网,名师1对1指导!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世乒赛女单直板印迹:曹燕华风华绝代 玄静和绝唱


  随着技术革新和打法潮流的不断发展,当今女子乒坛无疑是横板选手号令天下,即便在人才济济的中国女队,直板选手也极为稀少。自1995年至今,直板打法的运动员再也没有进过世乒赛女单决赛,连晋级四强似乎都是“难于上青天”。然而早在半个多世纪之前,以中日为代表的亚洲巾帼势力,就是凭借一块直板将传统的欧洲横板打法赶下神坛,继而称霸世界长达近30年之久。在吉·盖斯特的杯座上,鲜明地镌刻着10位直板运动员的名字,她们联手缔造了乒乓史上一段可歌可泣的“抗横时代”。
  ★1957-1969年第24-30届世乒赛
  日本女将井喷爆发,松崎君代优雅传世
  在1957年第23届世乒赛之前,以匈牙利和罗马尼亚为代表的欧洲选手在女单项目中表现出了极强的统治力,她们的打法以横板削球为主,无谓失误少,节奏变化多,其坚固的防线很难被对手攻破。第23届世乒赛上,来自亚洲的日本女队经过苦心钻研进攻之道,摆开直横两条战线向欧洲传统势力发难,终于收获大捷:打到半决赛时,欧洲只剩下一名罗马尼亚削球手泽勒尔苦苦支撑,并陷入了3名日本选手的围剿,最终采用右手横板两面单胶皮快攻打法的大川富,为日本女队获得了历史上第一个世乒赛女单冠军。
  尽管实现冠军零突破的是一位横板选手,但这极大地刺激了日本进攻型打法,尤其是直板运动员的自信心。在随后的第24-30届共7次世乒赛中,日本直板女将呈现井喷式爆发,由5人获得了6次女单冠军:分别是第24届的江口富士枝(右手直板单胶片快攻打法)、第25、27届的松崎君代(右手直板正胶快攻打法)、第28届的深津尚子、第29届的森泽幸子、第30届的小和田敏子(后三者皆为右手直板反胶快攻打法)。与此同时,日本女队还5次加冕女团冠军,多次获得女双及混双项目金牌,她们用无出其右的整体实力,宣告了欧洲横板女将对乒坛的统治时代从此一去不复返。
  在迄今为止获得过世乒赛女单冠军的10位直板选手中,日本队独占了半壁江山,而上述5位中最为后人熟知的,莫过于能在乒乓赛场上“翩跹起舞”的优雅女皇——松崎君代。日本女队在第25届世乒赛中赢来了鼎盛时期,她们囊括了女子项目的所有金牌,更具意义的是,松崎君代在女单决赛中击败前辈江口富士枝获得冠军,标志着日本女队顺利完成了新老交替,一个“松崎时代”就此拉开了序幕。
  第26届世乒赛中日女团决战中,松崎君代在球队形势危急的情况下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帮助日本队艰难地以3比2取胜夺冠;混双比赛中,他又和荻村伊智朗合作为女队获得了半块金牌。到第27届世乒赛,松崎君代迎来了职业生涯的最高峰,无论在经验还是技术上,她都达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境界,不仅能攻善守,而且失误极少,善于对付各种不同类型的打法。这届世乒赛中,由松崎君代领衔的日本女队再度包揽女子项目冠军,而她不仅在队友纷纷被淘汰的情况下,单枪匹马收获了个人女单第二金,还和关正子搭档登顶女双,从而实现了世乒赛“金满贯”的伟大成就。
  场上的松崎君代动作优雅,场下更是和蔼可亲,辉煌的运动成绩和高雅的人格魅力使她至今仍是日本乒坛一位标志性的传奇人物。
  ★1961年第26届世乒赛  邱钟惠本土首夺冠军
  在日本女队及其主将松崎君代风头正劲时,她们却在北京举办的第26届世乒赛上丢掉了女单冠军,甚至连决赛都没进去。来自中国云南、直板正胶打法的邱钟惠和匈牙利横板削球打法的高基安,冲破日本队的层层防线,最终站到了决赛场上。
  1961年,世乒赛首度在中国举办,继容国团25届载誉归来后,中国运动员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愈发底气十足,敢于向各国的强大对手发起冲击。女单打到半决赛时,出现了“三国四将”的局面:中国队的邱钟惠和王健相继跻身半决赛,却不得不同室操戈。日本头号主力松崎君代接连淘汰中国队的叶佩琼和梁丽珍后闯入四强;高基安战胜了中国主将孙梅英后昂首晋级,两人之间的较量吸引了当时观众席上的所有目光。
  尽管松崎君代愈发成熟,但日本队教练长谷川赛前不敢丝毫大意,他特意叫来了男队的涩谷陪松崎君代做适应性训练。然而到了比赛场上,意志力异常顽强的高基安在先输一局的情况下连赢了两局22:20,这让满场飞奔的松崎君代有些泄气。第五局,高基安完全掌控了场上局面,最终她以3比1淘汰对手,彻底打碎了日本队卫冕女单的计划。
  比高基安大一岁的邱钟惠此前和对手有过5次交手,战绩为4胜1负,很占上风。但是在1960年底匈牙利队访华期间,高基安战胜了中国队的所有好手,加之她在世乒赛上的出色发挥,敏感的欧洲媒体纷纷撰文表示,被日本人夺走5年之久的吉·盖斯特杯极有可能重回欧洲女将的手中。
  这场女单决赛在1961年4月14日晚举行,欧亚交锋、攻削对垒、直横激战、中国崛起与欧洲复兴等等词汇,将这场对决渲染得意义非凡。开场后高基安使用正反手交替削长逼角的战术寻找反攻机会;邱钟惠则以长抽短吊,连拉带扣的方式与其周旋。前两局双方不分伯仲,以相同的21:19各赢一局;后两局两人又陷入了心理战,邱钟惠怕反攻、高基安怕中路,战局跌宕起伏,最终被拖进了决胜局。
  第五局开始,高基安变稳为凶,明显增加了反攻的次数和质量,很快将比分拉开。邱钟惠吸取了半决赛时松崎君代的教训:对手越是强硬,自己越不能手软,尽管风险很大,但她笃定决心,豁出去也要强攻到底。在邱钟惠一板板果断发力的斜线扣杀中,比分来到18平,随后又变为了20:19。面对得来不易的赛点,邱钟惠十分冷静地发了一板急长球,然后突然改打对方注意力薄弱的直线正手大角度,高基安应变不及,回球失误,中国的第一位世乒赛女单冠军就此诞生。
  邱钟惠不仅在日本女队的强盛时期虎口拔牙,同时代表直板运动员再次浇灭了欧洲横板削球打法的复兴之火。她在中国本土获得一项世乒赛的新冠军,更是点燃了全国人民振兴国球的激情。
  ★1975-1985年第33-38届世乒赛
  中国崛起,朝鲜分羹,曹燕华风华绝代
  自1969年第30届世乒赛小和田敏子为日本获得最后一个世乒赛女单冠军后,中国女队逐渐破竹而上。第31和32届世乒赛,采用横板削球打法的林慧卿和横板攻球打法的胡玉兰先后夺冠,奠定了中国队在女单项目上的坚实基础,而在1975年第33届加尔各答世乒赛上,直板运动员再次成为女单赛场上的主角。
  朝鲜队素有“神秘之师”之称,1975年,单枪匹马前往印度参加比赛的朴英顺突然在女单比赛中从斜刺里杀出,凭借高超的球技和顽强的斗志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战胜中国选手张立获得冠军,这场比赛的气氛充满了姐妹情谊,获胜后的朴英顺紧紧握着张立的手喜极而泣。两年之后的第34届世乒赛,两人再度相遇在女单决赛,朴英顺卫冕成功,并将当时的朝鲜女队带入了世界强队的行列,朝鲜国内从此有了自己的“乒乓女皇”。
  由于南斯拉夫乒协的主动谦让,1979年的第35届世乒赛落户朝鲜平壤,朝鲜全国上下更是希望他们的乒乓女皇能够在本土续写传奇。然而中国队出征前收到了全力以赴的指示,抛开政治任务的运动员终于可以在赛场上大展拳脚。女单1/4决赛中,中国削球选手童玲在先丢两局的情况下连扳三局,将大名鼎鼎的朴英顺淘汰出局,引得许多朝鲜观众当场落泪。随后采用直板正胶快攻打法的葛新爱又在决赛中凭借搓攻结合的战术直落三局,击败东道主选手李松淑,重新为中国队捧回吉·盖斯特杯。
  1981年第36届诺维萨德世乒赛,中国队迎来历史上的第一次巅峰,囊括了7个项目的全部冠军。其中获得女双冠军和女单亚军的直板选手曹燕华惊艳四座,并在日后开启了中国直板反胶弧圈球打法的新时代。
  曹燕华右手持拍,其球路大开大合,富于变化,跑动积极,拼抢精准。1978年,初出茅庐的她就曾在亚洲乒乓球锦标赛上击败过朴英顺,并最终获得女单冠军;1982年,曹燕华独揽第9届亚运会四项桂冠,继而成为中国女队雷打不动的一号主力。第36和37届世乒赛,她为中国队在女团决赛中击败韩国队和日本队立下赫赫战功,同时在37届与梁英子的女单决战中发挥出色,不仅把曹燕华这三个字刻上了吉·盖斯特杯,也让16板高球放死对手的画面成为了乒坛历史上的经典。
  第38届世乒赛,曹燕华在没有入选团体阵容的情况下逆势爆发,在女单决赛中击败队友耿丽娟,成为中国队蝉联世乒赛女单冠军的第一人。更重要的是,她与蔡振华搭档收获混双冠军,让自己成为林慧卿之后中国女队第二位世乒赛的“金满贯”得主。在上世纪80年代,曹燕华用一条条优美的弧线,描绘了一幅直板反胶打法的风华绝代。
  ★1993年第42届哥德堡世乒赛  玄静和奏响直板绝唱随着横板打法的日趋完善,直板选手反手位攻守薄弱的劣势愈发明显,尤其对于女运动员来说,横板已经逐渐替代直板成为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主流打法。在曹燕华之后,何智丽、乔红和邓亚萍先后成为吉·盖斯特杯的新得主,直板选手虽然能够挺进8强,但经常要面对横板选手的围剿。直到1993年第42届世乒赛,韩国乒乓史上的一代传奇人物玄静和终于强势突围,在决赛中战胜陈静后夺冠,她也成为迄今为止最后一名获得世乒赛女单冠军的直板打法运动员。
  韩国女队在世乒赛历史上虽然没有像中日两国辉煌的战绩,但她们每一批运动员都是各国选手不敢轻视的强敌。早在第25届世乒赛时,使用直板快攻型打法的曹经子和崔庆子就曾以重炮似的反手推挡和目不暇接的正手抢攻闻名于世,以她们为主力的韩国女队曾在女团比赛中打败中国队,甚至在决赛中拿到了两分(曹经子接连战胜松崎君代和难波),把日本队吓出了一身冷汗。第32届世乒赛,以李艾莉萨和郑贤淑为主力的韩国女队第一次尝到了世界冠军的味道,随后李寿子、梁英子等时代佼佼者先后涌现,一直将韩国队留在世界女乒的第一集团中。
  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面对实力强大的中国队和新崛起的朝鲜队,仅靠梁英子一人支撑的韩国女队日益疲敝,此时夺得1986年亚洲少年锦标赛女单冠军的玄静和横空出世,挽救了大厦将倾的困难局面。从1987年到1993年,她连续用了4届世乒赛的时间完成了一次无比珍贵的“金满贯”之旅:第39届与梁英子搭档获得女双冠军;第40届与刘南奎配合收获混双冠军;第41届以主力身份帮助朝韩联队加冕女团冠军;第42届世乒赛单骑绝尘,获得到目前为止韩国女乒的最后一个世界单打冠军。
  在哥德堡的女单赛场上,来自中国的“海外兵团”大发神威:邓亚萍和乔红两大中国队主力双双在1/16决赛中被代表新加坡的井浚泓和代表德国的施婕淘汰,代表中国台北队出战的奥运冠军陈静则先后战胜了中国选手郑源和高军后闯进决赛。玄静和同样在连赢两位中国队员唐薇依和陈子荷后晋级4强,半决赛与罗马尼亚选手巴蒂斯库的强强对话中,她又以两分优势死里逃生。彼时的玄静和似乎已经杀红了眼,作为16强中唯一一名韩国选手,她背负着国家及直板单面拉打法的重托,在决赛中神情冷峻、出手毒辣、跑动如机械、抢攻如洪潮,很快一气呵成地直落三局,强势夺冠。
  玄静和的单打夺冠把韩国选手顽强拼杀的作风诠释得淋漓尽致,但自她之后,直板打法的女运动员再也没有获得过世乒赛女单冠军,甚至连女单决赛的门槛都没有迈进过。从1995年起,以邓亚萍、王楠、张怡宁、李晓霞为代表的横板选手先后叱咤女子乒坛,并分别拿到了各自职业生涯的“大满贯”,在此期间,直板运动员的精彩表现日渐稀少,令人唏嘘。
  平心而论,在当今乒坛,女运动员使用横板打法的成材率要远远超过直板打法,受身体条件和先天禀赋的影响,女乒也很难出现一个像王皓一样“视直板为横板”的运动员。正因为如此,吉·盖斯特杯上的直板印记才愈发珍贵,铭刻荣誉的同时,她们也在激励着每一代运动员都要不断创新,坚持进取。

分享链接访问他人1次,你将获得20乒乓币奖励(每天5000封顶),可在积分商城兑换奖品。(微信页面顶部右上角分享)




上一篇:乒联最新排名:一下为女单最新排名
下一篇:张继科:我当然想再夺冠 但还要问问马龙同意不
赏一分钱就是一种认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594 
发表于 2015-4-25 21: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代名将{:soso_e113:}
本楼回复(0) 收起
为你服务是我的快乐!打不打赏我都会尽心尽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