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乒乓网

 
查看: 311|回复: 0

王励勤自评2014年及格 王皓:当教练高血压快160了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5-4-10 23:2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乒乓网,名师1对1指导!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2014年,镇江这座城市除了举办国家队直通比赛,还举办了11个运动员的“毕业典礼”——这是国家队第一次正式举办退役仪式,而不单单是队内报告和发布会。

  2014年的退役仪式,马琳和王励勤也在其中,队里一直想给他们安排一个更特别的告别仪式,向一个时代致敬。10个月过去,在2014年的最后一个月,王皓也退役了,“二王一马”时代真正完结,日子过得太快,特别的告别仪式还没有等到,领衔时代的三个人就已经在转型后的事业生涯上走远,其他人也不例外,他们的速度简直是在跑。

  这11个人,加上王皓是12个人,他们不再是运动员,退役是终点,也是起点,现在他们成为了中国乒乓球事业的脊梁。

  王励勤:2014算是及格

  “直通苏州”比赛第一天,王励勤就出现在赛场,确切地说,他比坐班车来现场的记者们还早。当记者和观众陆续进场时,王励勤已经坐在嘉宾席和以前他在国家队的恩师李晓东相谈甚欢。王励勤尊称李晓东为“师父”,李晓东笑称希望2015年王励勤能有桃花运。

  王励勤现在是上海乒羽中心主任,平时工作扎根在上海东方明珠训练基地,上海乒乓球和羽毛球队都在那里训练,跟队员们有关的一切“吃喝拉撒”都归王励勤管。训练基地距离上海市中心很远,除了每周要去体育局开会,王励勤都在基地办公室里,忙着和各个部门对接。“以前做运动员都是别人给我们提供保障,现在回到上海队发现全都不是这么回事儿,和各个口子对接,比如和食堂调节伙食问题、和运动员教练员沟通、和基地协调住宿问题等等,事情非常多,每天都要耗费很多时间和精力。”王励勤说自己现在的工作事情很繁杂,头绪比较多。但是,繁杂的工作也经常给王励勤一些启发,坐在餐厅被询问新菜体验的时候,王励勤也会触类旁通地联想到每个行业都需要不断创新才有发展,就如同乒乓球技术一样。

  工作近一年时间,王励勤在与人交流时还跟以前一样,好像依然是个挺直腰板、背个运动大挎包、脖子上搭着白毛巾的运动员,也就是说,和各个部门对接了一年,王励勤仍然不适应说太多。“和人打交道是我最难处理好的一部分。”王励勤笑得有点不好意思,“现在所有的事都需要靠团队来完成,每一个参与者、每一个位置的工作人员都要发挥自己的作用,但每个人的想法和位置不一样,沟通的方法也不同,的确比较难。以前我在国家队最多就是跟教练和队友沟通,现在没有办法,要解决队伍实际困难的时候,我就必须要去和很多人沟通。”

  王励勤接手的第一件大事,就是2014年乒超联赛上海俱乐部冠名“拉赞助”,最终的赞助商“均瑶”集团是王励勤靠个人魅力拉来的赞助。这大概是他第一次靠个人魅力完成工作,提起这件事王励勤比之前还要不好意思,眼睛笑得弯弯的。“我觉得已经把自己透支了!”王励勤说,“接手工作以后,乒超联赛对于我们来说是个棘手的问题,原来当运动员我打自己的球就行,现在为了完成俱乐部比赛,所有相关费用都要我去协调。可是没有办法,如果上海没有了乒超俱乐部,运动员的积极性会受到影响,对项目在上海的推广也不利,所以在开赛前我花了很多时间去协调经费,结果还不错,2014年我们坚持下来了,但今年还会发生这样的问题。”

  联赛过后,2014年全国锦标赛成为王励勤的第一次大考。当上海队时隔15年再获图团体冠军时,王励勤觉得非常激动。“上次团体夺冠是在1999年,当时我代表上海队参赛,这次我坐在场边看队伍比赛,心情非常激动。上海队在历届全国比赛团体淘汰赛阶段都没有赢过八一队,包括在2013年我打得最后一次比赛全运会中,决赛也是遗憾输给八一队,战胜八一队是上海的突破。”王励勤对全国锦标赛上队伍的表现很满意。

  在做乒羽中心主任这一年,王励勤对于体育产业的问题有了更深的了解,他说不只上海乒超联赛俱乐部面临影响力不够这个问题,整个体育产业都需要更多的支持。“之前国务院发文,提出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我想这个文件对今后体育的发展是个利好消息,对于群众体育和竞技体育来说都是个很大的机遇。”

  现在乒乓球基层面临着苗子不够的难题,上海队也不例外,全民健身可以搞得热火朝天,愿意真正投身竞技体育的人越来越少。“我刚打球的时候,进省队是非常有诱惑力的,13岁进队就可以拿工资、算工龄,我拿工资交给家里人的时候心里很开心,而且吃住都在队里,不用家人给我掏钱。现在这些对小队员没有了吸引力,每个人家庭条件都很好,在家里有6个人围着转。”即便如此,王励勤依然期待着他所展望的机遇,因为在他眼里竞技体育非常有魅力,也因为直到现在,再站在乒乓球台边,王励勤都很想上去挥拍打两下,“我能想起自己以前是多享受在场上的每一分节奏、每一次移动和每一次击球。”说起喜欢的乒乓球,王励勤一改不善言辞的腼腆形象,刚换的新材料乒乓球王励勤也尝鲜打过几次,试试手感。

  国家队已经展开“第三次创业”,王励勤说上海队仍处在第一次创业。“对于我来说也是第一次创业,可以说是人生的重新开始。”作为运动员,王励勤是个“老油条”,业务门清,但作为中心主任,王励勤的大部分工作和乒乓球技术业务无关,都需要重新学习。“简单来说就是,转型之后我对社会圈的规则不了解。以前做事都是看着眼前这件事,现在需要有个全局观,对队伍有个整体的把握,这方面我也会和国家队的教练员们多请教。”经过一年的考验,王励勤给自己在社会圈中只打了个及格分,“绝对不敢说做得游刃有余,只是希望自己能胜任这个岗位,能对得起身上的责任。”

  王皓:当了教练,高压都快160了

  直通比赛刚刚打响时,王皓和八一队教练员张东海一起出现,两人理了一模一样的发型,和国家队教练们一一击掌后落座看球。退役不足两个月的时间,王皓已经将自己的生物钟调整成八一乒乓球队男队主教练的模式,每天5点一刻起床,6点半就要站在乒乓球馆里出早操。

  在退役前的一段时间里,王皓在国家队已经开始帮樊振东训练,对训练工作有了初步的体验。进入八一队以后,他面对的大多是10-12岁的小队员,这时候王皓发现,“初体验”好像没什么用。“我接到过家长的电话,问我可不可以把队员接到附近的酒店一家人一起住,第二天再送来训练。这在我刚进八一队的年代,是听都没听说过的事,虽然我可以理解家长们的心情,但我们有队规,队员要住集体宿舍。”给家长们做思想工作,成为了王皓做主教练的第一课。

  几乎每个刚当教练的乒乓球运动员,都会觉得最累的是腿,每天站着看训练,王皓也笑称腿有点受不了。因此王皓更喜欢上手给队员们练球,训练后和队员一起打比赛,为了让自己百分百投入比赛又不“欺负人”,王指导改打横板。“我打横板和队员们能打成一片,队里重点培养的队员赢我的时候还要多一点。”王皓说,小队员和手持横板的自己打球都很认真,输了会觉得很没面子,因为不免要经受王皓的“补刀”,“我打横板你都赢不了我,怎么往上打呀?”

  刚回到八一队时,王皓在国防大学的电子显示屏上看到一条滚动“批评”,内容是乒乓球队宿舍卫生不合格,于是王皓在教乒乓球之前,先当起了检查内务的长官,督促队员们把宿舍整理得井井有条。接着,王皓还将宿舍的窗户、水龙头,队里的体能训练器材补全更新,同时立下规矩,队员们必须爱惜使用这些公共设施。“以前在国家队不需要操心设施器材,现在知道如果不爱惜使用,甚至有些队员不在意地随便乱丢,那这方面将是非常大的一笔开支。”除了在这些偏生活化的方面立下新规矩,王皓还把国家队的竞争机制引入八一队,王皓说这是他回到八一队后做得最得意的一件事。“我在队里建立了积分体制,这是以前没有的,现在让每个小队员都能清晰看到自己在队内的排名,积分包括比赛,也包括日常生活。队伍也分成1组和2组,有升降级比赛,这样让小队员也能提高韧劲儿,处在一个清晰透明的竞争环境中。”积分靠前的队员,不仅能获得更多比赛机会,也能更快穿上军装,成为真正的军人。“这是当然的,我们一定会优先考虑各方面表现都很好的小运动员。”王皓在国家队是透明竞争机制的受益人,当年的他就是靠自己的实力去赢得一次次比赛机会,因此他把机制引入现在自己的队伍中,希望受益者越来越多。

  谈起整个八一男队教练团队的现状,王皓笑得非常自信,“我刚回来做教练,现在是干劲十足,对自己比较有信心,但目前只是自己教练生涯的刚刚起步,不少人问我一上来干这么猛,以后热情会不会逐渐下降?我认为不会,因为这是做教练员最基本的素质。”王皓说他回到八一队后,能感觉到其他年轻教练员也都更加努力了,一些已经退休的老教练也常常回到队里,和王皓沟通一些执教心得,这种新老一心的感觉让王皓体会到了团结的力量,“大家一起用心,相互学习,从以前我们一起在赛场上打拼,到现在一起在教练工作中相互促进,这让我感觉我们教练团队非常有凝聚力。”

  在运动员生涯后期,王皓很少将训练中的事和情绪带回家里,但现在又有所不同,军队里材料多,需要他学习的东西也多,王皓经常抱着一大堆文件回家学习。虽然每天都回家,但到家比较晚,还要学习文件,因此陪儿子玩的时间比以前还少。“但是部队下发的材料必须要好好学习,还要向队伍里的教练员和运动员传达,时刻提醒他们是军人,一言一行都要有军队的标准。”更加忙碌的生活让王皓也不免长了白头发,他还主动爆料说,血压也比以前高了。“当运动员的时候我一量血压一定是低压70高压120,非常标准的,前几天我一量,高压都快到160了,当教练真的很有压力。”

  陈玘:急脾气,心太软

  “直通苏州”开打好几天,却一直没有在嘉宾席见到陈玘的身影,原来他没有选择坐在最近距离的赛场边观看比赛,而是在看台一层,和江苏男队的小队员们一起看球。跟去年一样,今年陈玘也是带队来到镇江,做主教练一年,陈玘说自己没怎么变,还和以前一样爱开玩笑,也和以前一样爱发脾气。

  2014这一年,陈玘带队参加了很多比赛,也有过带着几个苗子队员去国家队打交流,最终失望而归的时候。自己打球时陈玘是个急脾气,当了教练以后,他总告诉自己不要操之过急,谁都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陈玘反省过自己,是不是给省里队员们的时间太少了,为什么孩子们总是达不到自己的要求,但每每看到那些年纪不小,水平却跟国家队有很大差距的队员,陈玘又开始打心眼儿里着急。“到了一定年纪如果去不了国家二队,就要面临被淘汰了。”陈玘说这样残酷的事让他不着急不可能,“如果想靠全国锦标赛打进前八名去国家队,需要太多的运气,而且我自己就没进过国家二队,所以我的基础一直打不牢,运动员还是按部就班从省队进入二队,再从二队打进国家一队,球才会比较厚实,才可能有更好的发展。”一想到这些,陈玘不禁皱起眉头,他说这一年发火的次数不少,有一次在赛场上就忍不住训了队员们一顿。

  在全国青年锦标赛团体赛前,江苏男队抽签和北京队、山东队同在一组,陈玘在赛前给队员们开了两次会,第一次他给队员们做了个测试,让队员们把自己好打的对手做个记号,想看看小队员对自己的评估。收上来测试卷子,陈玘发现队员们觉得谁都好打。“这说明他们对比赛没有足够的重视,在青少年年龄段来讲,我的队员们确实具备冲击前三的水平,但北京和山东队的实力更强,在赛前就轻敌是很危险的。”所以陈玘不得不再开一次全队准备会,三令五申让队员们重视比赛,还将对手的实力和技术特点分析了好几遍。但到了赛场上,江苏队在小组赛打得乱七八糟。“还是轻敌,把我气得够呛,面对的明明是比他们要强的对手,完全没有轻敌的理由,而且赛前多次强调,还是没能将他们调动起来。”对自己队员们突如其来的失望让陈玘陷入急躁的情绪中,一直到现在说起来,还是一副快要从椅子上气得跳起来的样子。

  陈玘第一次带队参加全国锦标赛,在团体16进8的比赛中,江苏队又和山东队相遇,在大比分2比0领先后竟然被翻盘,而且第三场输完后,第四场和第五场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我发现我的队员没法打持久战,像我以前参加全国锦标赛和全运会这种时间很长的比赛,可能到最后两天人会出现很疲惫的状态,但现在队里的小孩,恨不得第二天就开始累,打比赛总晃手,觉得浑身不舒服。”陈玘说这些反应都和平时训练有关,队员们对自己要求比较低,训练后对牵拉放松不够重视。“要改进的东西太多了。”陈玘说自己没法不着急。

  对自己的2014年,陈玘显得并不满意,他希望靠成绩说话,但目前队里的成绩让他只能更深地皱起眉头。“我们训练得再刻苦,赢不了比赛也是无用功。”陈玘是个急脾气,他想让自己的队员们快速成才,同时他也是个心软的人,生怕任何一个队员浪费时间,走上弯路。江苏队现在有两个队员在国家二队,陈玘隔一段时间就要往北京跑,去国家队问问教练员他们的情况,怕队员们对他报喜不报忧,也怕队员们有什么思想上的问题他没能及时发现。作为教练员的陈玘还是个很操心的人,他不想看着自己的队员在思想或者技术上走弯路,也怕队员学不会在国家队应该学到的精神。“北京我多去几次,盯他们盯得紧一点,哪怕让他们少走一个弯儿也是好的。”陈玘最后说。

  邱贻可:最痛苦的就是看着场上队员“挨打”

  女队直通比赛第一轮朱雨玲输给冯亚兰后,赛场边的邱贻可便忙碌了起来,和朱雨玲以及新主管教练阎森进行了沟通后,邱贻可终于有时间处理从比赛结束后就不停打来的电话,给四川省乒协领导汇报工作是必不可少的,朱雨玲的爸爸也打来电话询问情况,两人用四川话讨论了半天刚才的比赛,大概聊了10多分钟,邱贻可才坐定接受采访。

  身为四川省乒乓球女队主教练,邱贻可已经不再像去年刚退役时那样连看女孩打球都想睡觉了,现在的邱贻可学会帮女队员设计一些技术衔接,对女孩子们领悟能力的把握也上了一个台阶。“现在在省队里,我会先教她们团结,不要总是两个两个关系非常好,结成小圈子。”邱贻可还抱怨现在韩剧对小女孩们影响太大了,把她们的心思拉回乒乓球上已经越来越难。“我要求队员们每天训练带摄像机,训练结束回到宿舍后,要边看录像边写训练日记。”邱贻可也是这样要求朱雨玲,让朱雨玲多看自己比赛的录像,必须多看才能知道自己有什么问题。

  邱贻可在2014年的工作任务完成得不错,全国锦标赛四川女队获得团体亚军,朱雨玲获得单打冠军,四川省收获了全国锦标赛历史最好成绩。“我也当过运动员,我知道这最好成绩中有很多巧合和运气的成分,其实我们队整体实力是不够的,只有朱雨玲一个人在前面扛着,她的实力和国家队中间层冯亚兰、木子都差不多,和几个大主力打比赛的时候,朱雨玲又太像个年轻队员,不是很稳定。”邱贻可很清楚现在四川女队的处境,所以没有因为在全国锦标赛中的成绩而自满。其实带队去打全国锦标赛的第一天,邱贻可牙就都肿了,要靠吃消炎药才能缓解。“这是我当运动员时候从来没发生过的,就是压力大,还不能让队员们看出来,心里有火都得自己憋着。”评价自己做场外指导的水平,邱贻可还是很有自信的。“我觉得做场外是我头脑挺清晰的,知道该怎么跟队员沟通,但是做场外的时候我也在想,怎么才能给队员使上劲儿。”

邱贻可觉得做教练最痛苦的一点就是很多时候只能看着场上队员“挨打”干着急,队员有的时候很沉闷地就把比赛输了,这让邱贻可觉得心里很拱火。“我觉得球可以输,但士气不能输,不能比赛打一半就认怂!”邱贻可最受不了的就是自己的队员在比赛里任人宰割,在青年锦标赛上,女队员们打得一点声响都没有,邱贻可在场边只能干着急,头上的汗出了一层又一层。“赛后我问队员们为什么在场上不喊起来,她们说不会喊。在比赛中喊起来可以给自己提气,很多时候释放开了,队员们能超常发挥。青年赛她们打得真是给我气懵了,没想到能和我想的差距那么大。真正打比赛发挥出色的人,没有人是闷在那里不出声的。”邱贻可告诉队员们,省里最看重的是全运会,到全运会那个赛场氛围,如果还闷着不释放出来,会被气氛吓得站都站不住。“我的队员们不是球不行,是人太软,好几个手感不错的,就是打球一点声音都没有。”

  邱贻可从那以后给队员们定了个规定,在训练和比赛中喊不出气势来的,就每天对着墙壁喊,练习喊。

  当教练这一年虽然累,但邱贻可觉得很有奔头,在他看来目前四川女队正处在比较好的上升期,教练队伍比较完善,省里的领导也很支持队伍。“作为我来说只要把业务工作做好就行,每天都希望多给队员们练一会。经过一年的观察,我觉得女孩子们打比赛相持能力很关键,整体能力和基础如果打扎实了,对她们在比赛中的发挥能有很大帮助。女孩子赛练容易脱节,平时练得不错,一打比赛就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些都需要我慢慢教会她们。孩子们年纪这么小,又每天付出这么多时间和精力来训练,我希望她们每个人都能有所收获。”


评分

参与人数 2浮云 +27 收起 理由
ytyubo + 7
努力不惑 + 20

查看全部评分

分享链接访问他人1次,你将获得20乒乓币奖励(每天5000封顶),可在积分商城兑换奖品。(微信页面顶部右上角分享)




上一篇:反手拧拉
下一篇:今天签到抢了个亚军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