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乒乓网

 
查看: 445|回复: 2

[明星秀] 凤凰卫视鲁豫采访庄则栋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1 
发表于 2015-2-27 09: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乒乓网,名师1对1指导!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2002 年 02 月 25 日  17:59  



  制片人:樊庆元   编导:姜笑静   摄像:杨子   王瑞雪   

  鲁豫:(串场)我现在在北京的四环路上,现在时间才早上 9 点半钟。今儿的天特别不好,有些灰蒙蒙的,路上不时能够看到积雪。因为三天前,北京刚刚下过一场特大的雪。   

  今天我会去采访庄则栋,对于我来说,庄则栋是一个只存在于书上的名字。因为我从来没有在电视上见过他,也从来没有听到过他的声音。对于我来讲,庄则栋是一个有些遥远有些模糊的属于历史的名字。   

  在采访他之前,我的同事曾经替我接触过他,打过电话也去见过他。据我同事讲,他对于这次的采访表现得很热情。他一再坚持要求我特别仔细地看这本书,他写的,名字叫做《邓小平批准我们结婚》。那以前我知道书名叫《庄则栋和佐佐沐敦子》。   

  这本书我详细地阅读了一下,书很长, 400 多页文字很流畅。但是其中对于我最感兴趣、最想了解他在文革那段历史,可以说只字未提。这样我了解到,今天的采访应该有一定的难度。因为对于这样一个曾经辉煌过、曾经那么受人瞩目的人物来说,这么多年,他一定有很多的话想说。但是他也许只愿意对我讲他想讲的那些话。可是我想了解一个最真实的、最全面的庄则栋。   

  庄则栋:你好,她我不认得。   

  (这是鲁豫)   

  庄则栋:鲁豫,你好。请进,你们请进,请进。   

  鲁豫(解说):在京沈高速路边的一个别墅区里,我们找到了庄则栋的家。庄则栋,一个乒乓时代的传奇英雄,他和他所创造的乒乓神话,曾经成就了一代人强国兴邦的光荣与梦想。 1961 年,久与外部世界隔离的北京,在饥饿和春寒料峭中承办了第 26 届世乒赛。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承办这样大规模的国际比赛。当时的中国,内外交困,人们急需通过一场胜利来重振国威。一时间,举国上下都将希望和目光投注在中国乒乓球队身上。在比赛中, 21 岁的庄则栋脱颖而出,他与队友过关斩将,最终击败了称霸世界乒坛多年的日本队,获得了男团冠军。单打比赛,庄则栋势如破竹,斩获了他的第一个男单世界冠军。   

  几亿人饿着肚子为庄则栋的出色表现欢呼雀跃。此后,庄则栋一发而不可收拾,在整个六十年代,他横睨群雄,所向无敌。国家队内部三连冠、全国三连冠、世界锦标三连冠尽收囊中。从 1961 年到 1971 年,庄则栋做为主力阵容,共与中国乒乓球队分享了四次世乒赛男团冠军。 1973 年,国际乒联永久地授予他一座复制的男单奖杯,圣布莱特杯。   

  庄则栋: 20 世纪我不说吹的,只有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人。   

  鲁豫:你一直都是一个这么自信的人吗?   

  庄则栋:因为,我不自信我也就不可能挑战;没有挑战,我也就没有斗争,我也不可能从惊涛骇浪上走过来。   

  鲁豫:(解说) 1971 年在名古屋举行的 31 届世乒赛,是庄则栋运动生涯的最后一战。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赛场外,他与一个美国运动员的偶然交往,竟成为了中美关系解冻的发端。   

   1972 年 2 月,经过一年的精心筹备,尼克松秘密访华,这次访问被他称做改变世界的七天,在此之后,冷战铁幕开始消融,世界格局为之改变,这就是著名的中美乒乓外交。而为乒乓外交挖第一锹土的人正是庄则栋。   

  在 31 届世乒赛上,一个美国运动员无意中上了中国代表团的车,在全车人的沉默和尴尬中,庄则栋向他走了过去。   

  鲁豫:历史,大家都说,很多历史是偶然造成的。但我总觉得偶然背后有必然。就比如说,讲到你肯定要讲乒乓外交。讲到 71 年,那对你来说,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那一天。当时我看你这本书里面写着那一天,在名古屋比赛,从你们的比赛场地到你们住地 15 分钟,车上来一个美国运动员。刚一上来,门“啪”一关,你就在那儿斗争。你就想到了很多,想到了什么 -- 毛泽东对斯诺说如今要靠美国人了,然后美国人民是我们朋友了……我觉得那 15 分钟的时候,你不可能想那么多。   

  庄则栋:好。当时可能就是,你本能的,你就过去跟他打招呼了。不,如果是他一上车,我本能过去,我马上过去了。可是我坐在车的最后面,离他最远。从我们的旅馆到比赛馆,行程是 15 分钟。但是 10 分钟过去了,车上没有人理他,我也没过去。   

  鲁豫:当时你在想什么?   

  庄则栋:我在想要不要过去理他去。我当时想,我说我庄则栋,从小我是喊着打倒美帝国主义长大的,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我想过,也犹豫了一下。为什么又犹豫了 10 分钟?这 10 分钟来我来讲,是非常难受的 10 分钟。文化大革命,各个说实在的,你知道是什么?阶级斗争这根弦绷的特别紧,各个立场坚定,是旗帜鲜明。你和头号敌人去往来,这东西能行吗。   

  鲁豫:(解说)在 1971 年以前,普通的中国人已经在反美情绪中生活了二十多年。六十年代,随着中苏两党的不断交恶,中国亟需在外交上打开局面,中国的领导人开始重新考虑与美国的关系。 1970 年的国庆节,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了美国记者斯诺夫妇,这是中国向世界发出的一个意味深长的信息。   

  庄则栋:毛主席说过, 70 年在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跟斯诺讲话,现在我们要寄大希望于美国人民。   

  鲁豫:所以,那一刻的确跟你书里写的一样,想到那句话?   

  庄则栋:不是   

  这些东西它都有作用。不是完全没有作用的。你说不是一时想,因为这些东西它都有一种作用。所以为什么全车的人都不去理他,为什么我庄则栋我一个人在我脑瓜里蹦这些东西。所以我一边想着,我就一边翻我的包,行动了。我就翻我的包,我这包里有什么玩意儿呢,也小别针啊、像章啊,小织锦、有檀香扇啊。拿着这些小礼品,我就看看那个美国人。这些礼品给他太小了,给个敌国的人,不足以表达我们的感情。   

  鲁豫:给敌国的人就要给一个大的礼物?   

  庄则栋:对了,我挑了一个最个大的,黄山的,一米多长的一个黄山的织锦。我就卷吧卷吧,卷好了,就这么过去了。我刚一过去,当时车里面的同志就向我发出善意的警告,小庄干嘛去,我说跟那个美国人聊聊去。我刚一说跟那个美国人聊聊去,那些坐在车上的那些同志就三“别”:别去、别惹事、别理他。就这三别。我说没关系,他是一个运动员,他又不是决定政策的。我就过去了,过去了以后,我头一句话我就说,我找了一个翻译,我说美国政府对中国人民不友好,我说但是美国人民和运动员都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为了表达中国运动员中国人民对美国人民和运动员的友谊,我说我送你一个礼物作为一个纪念。我就把这礼物给他了,他一接受,特别高兴。翻译告诉他送你的是谁啊,他说知道知道,是庄则栋。完了以后,他祝贺我们打得好。就说了这么一点,体育馆就到了。你想我想了 10 分钟,这 5 分钟就说这点话,到了体育场。   

  鲁豫(解说):赛场外的这则新闻比场内的输赢更加引人注目,在中美关系异常敏感的七十年代,两个敌对国家的运动员站在一起,这本身就足以引发国际舆论的揣测。第二天,日本的各大报纸都在头版登出了庄则栋与科恩的合影,并配以大幅标题,中美接近。   

  鲁豫:第二天你一看报纸,全部都是你们的照片,你当时有种什么感觉?是我闯了祸了,还是我创造历史了,还是什么?   

  庄则栋:没看。外国报纸我也看不懂,那时候我整天就是球。我没把这件事情作为一个事。   

  鲁豫:但你们副领队后来给你看了这些照片。   

  庄则栋:也没给我说。副领队说这件事闹大,这副团长跟我关系特别好,小庄,这事闹大了。我说怎么了,你看这报上登出来,跟美国运动员来往的事。我说那怎么办呢,这事到此为止。到此为止,你就好好的打球,别的事这事你别管。   

  我当时,因为这卢领队跟我关系非常好,对我特别信任。我说卢领队,我说不是毛主席说过吗,要把美国政府中决定政策的人和下面普通工作人员相区别。我说他是个运动员,又不是决定政策的,和他往来有什么关系呢。   

  我一说到这儿,卢政委就说不出话来了。但是,这事你就是打球,这些政治的事我们来管。因为卢政委跟我关系特别好,我说卢政委,我说今后我就好好打球,我就不理他了。好,你这就对了。我就回去了。可是我还和他往来。那个科恩他和我往来啊,整天拿着我送的礼物,在到处在体育场乱晃。   

  又过了一天,我去比赛去了,他一看见我来了以后,一把就我抱过去了,又挤他圈子里去了。为什么呢,上次你送了我一个礼物呢,我还没送你呢。又送我一个运动服,别针别着,又一次照相,报纸又登了。上次是中美接近,这次是礼上往来。   

  鲁豫:(解说)当他俩的交往被海外媒体炒得沸沸扬扬之时,中国国内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事件的价值。几天后,外交部收到了美国乒乓球队希望应邀访华的报告。依惯例,外交部做了否定的答复,周恩来,毛泽东也先后批示,同意了外交部的意见。   

  根据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的回忆,在批复了这个报告的当晚,毛在大参考上无意中看到了庄则栋与科恩结交的消息,正是这则新闻促使他下决心收回成命,同意邀请美国队访华。   

  庄则栋:你看,毛泽东眼睛一亮,立刻让我原原本本的,把这一消息念了两遍。听完了后,他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这个庄则栋不但球打的好,还会办外交。此人有点政治头脑。听了毛主席的话,我心里也挺高兴,心想这条消息我选对了。国际上的事很微妙,但这件事办到了毛主席的心坎上。   

  鲁豫:(串场)乒乓外交那一段,绝对是让庄则栋感到最引以为傲的。因为他讲起来会是眉飞色舞、如数家珍,而且绘声绘色。我的感觉是,他绝对应无数人的要求,已经讲过无数遍了。不过有一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一方面会特别谦虚地对我说,我那不过就是。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但同时呢,他又会说那绝对不是偶然。如果说是偶然的话,为什么那么一车人,只有他最后走到科恩的面前。   

  鲁豫:你这一步,可能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也包括你自己的命运。你觉得呢?   

  庄则栋:没错。所以有些东西,塞翁得马焉知非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鲁豫:对你来说是福还是祸呢。   

  庄则栋:都有。   

  鲁豫:都有?   

  庄则栋:福也有,祸也有,隐藏着后面的祸。因为没有这件事情,后来因为有这件事情的话,有毛主席的这句话,才让我当官的,没有这句话,我不会去当官去的。   

  鲁豫:(解说) 1972 年 4 月 12 日至 29 日,以庄则栋为团长的中国乒乓球代表团赴美进行访问,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赴美访问的代表团。当庄则栋与尼克松在白宫草坪握手时,他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微笑。从冠军领奖台上走下来的庄则栋,迈上了人生的另一个至高点,他的政治生涯由此展开。

  鲁豫:(串场):我和庄则栋谈话,是从乒乓球开始的。然后终于就开始了有关文革的内容。我明显的感到,那是一段他绝对不愿意去碰的历史。因为一谈到文革,他的情绪有非常大的变化。原先的得意啊、神采飞扬都没了,甚至连声音都开始变得很低。   

  整个有关文革的谈话都是,我推他一下,他往前走一步,不刻意回避,但是绝对不主动地讲什么。而且我能够近距离地、很真地感到,他甚至对我有一些怨恨。这种怨恨既是对我的,又不是对我的。这种怨恨是一种,当一个人被别的人逼着要去面对一些他不愿意面对的事时,一种很本能的情绪的反应。

  鲁豫:(解说) 1966 年,文革爆发,国家体委成了造反派的天下。随着老干部一批批地垮台,身为保皇派的庄则栋也被打成黑尖子,剃了阴阳头。在这场政治旋涡中,他的教练傅其芳和队友容国团因为不堪忍受“站错队”的巨大心理压力,先后自杀。   

  直到 1971 年,庄则栋在文革中的命运才开始发生逆转,乒乓外交使他一夜之间成了政坛上迅速升起的一颗新星。从 1974 年起,庄则栋开始进入国家体委领导层,一年后,便官至体委主任。   

  不仅事业上如日中天,庄则栋还拥有一个令人欣羡的美满婚姻。 1961 年,他与二十岁的鲍蕙荞在维也纳相识。鲍蕙荞是位出色的钢琴家,两人都才貌出众,是各自专业领域中的佼佼者,这桩文体联姻不知羡煞了多少年轻人。文革后期的庄则栋位高权重,娇妻在侧,可谓年少得志,意气风发。但一开始,他对于政治,却并没有太大把握。   

  鲁豫:你后来搞政治,我觉得并不是完全是一种偶然。如果小球没有把你带入政治的话,我觉得最后可能通过别的方式,你还是会去从事政治。   

  庄则栋:但是我真正的才能呢,因为我看人看不准,我领导球比较好,因为我善于领导乒乓球,不善于领导脑袋瓜。真的,因为我这么多年,我在和人打交道的时候,就是对这些人的思维,这里面的东西,我想的不多。   

  鲁豫:这些是你后来意识到的。但当时,你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时你觉得,也许我做这个也能够做的很好。   

  庄则栋:我感觉是这样,我有这种意识。我为什么向王猛提出来,我说我还搞业务,我说为什么搞乒乓球,因为对我来讲,是轻车熟路。轻车熟路,因为我总结里面的东西,我认为里面的学问是比较多。当然后来为什么,一下子把你卷进去了,说实在的,政治这东西,确实它对人也是很有吸引的。你像我们到美国去,受那种接待,可能不亚于副总理的接待。   

  鲁豫:你指的是 72 年,你带乒乓球队去美国回访的一次。   

  庄则栋:那种接待生活,后来到了,这是 72 年,你想我 73 年,我作为代表团团长,第一任访问泰国,就是泰国也是我第一个。我作为中国代表团团长访问泰国的,那接待我们的规格,那都是后边很难相比的。   

  鲁豫:所以那种感觉,可能没有人能够拒绝得了。   

  庄则栋:对,所以这种政治,这种东西的话,谁没有虚荣心呢,谁都有虚荣心。当时想试试看吧,但是你一试试看,在这一方面自己也感觉到,我总希望上边有个人,哪个年轻人希望后边有个长胡子的,给把把关,这是我心里的,是不是。   

  鲁豫:那你当体委主任的时候,你后面那长胡子的人是谁啊。   

  庄则栋:后边那就是四人帮了。因为我干一些事情,我本来想找总理,总理有病,江青说小庄你年轻的你上来,你这方面肯定有很多困难,我们可以帮你。这样的,所以说,那个时候,我这方面政治上不成熟,这方面确实不成熟。   

  鲁豫:(解说)庄则栋从小没任过一官半职,在 30 岁以前,他只是一个乒乓天才,对于政治,他的全部经验,来自文革开始时他所耳闻目睹的一切——政治就是站队,站错队就要挨整。因此,当江青选择了他时,庄则栋已经无从选择。   

  鲁豫:你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我是不是看错人了,我是不是站错队了,你从来没有过这种怀疑吗?   

  庄则栋:有。因为假如说,我那个时候有,有什么想呢,哎呀,跟着刘少奇,刘少奇一完下边一下完了;跟着林彪,林彪一倒下面“哗”就完了。这看跟谁,跟的就得特别重要。这个人,文化大革命,干什么都是主席讲,那主席的夫人那是最稳的。因为当时我一上来的时候,首先学的就是毛主席致江青的信,毛主席说我有些什么事情,我都不能跟别人说,只能跟你说。这个,所以把江青他们,都作为毛主席最紧密的人来对待。   

  鲁豫:那你当体委主任的时候,因为你在那个位子上,有没有让一些无辜的人,遭受一些不太公平的对待。   

  庄则栋:当然了,因为这个阶级斗争的东西,它都是伤人的,阶级斗争的东西都是伤人的。因为这个阶级斗争的东西,你像四人帮一句话,人马你得自个儿组织,你一去组织自己的人马,你把原来的那些人马,起码得换一批。   

  鲁豫:那你这个伤人指的什么。   

  庄则栋:当然我伤人我不去打人,我更不去打人。我不去关人,我不搞这个东西,因为这个文化大革命,我也反对搞这个东西。但是你不给人家工作,你不给人这些东西,那你本身就是,你把人家调离,或者这个本身就是伤人。   

  鲁豫:但在当时你把这些人调离,你没有意识到我这是在伤人。   

  庄则栋:那时认为这是阶级斗争,你像举个例子吧,你假如说,当时 74 年,假如你跟着四人帮干的时候,感觉还可以。但是 75 年邓小平同志一上来以后,邓小平那个时候跟四人帮(对着)干,我感觉心里就不是滋味了,感觉就是有点受压。那到 76 年毛主席一提出反击右倾翻案风,那我们的日子又好过了。所以我感觉凡是跟着风跑的,我们就感觉认为这就是一种阶级斗争。   

  鲁豫:(解说)庄则栋踏入政坛的两年,正是文革中政治斗争最激烈的时候,江青与周恩来、邓小平等老干部之间的斗争已趋于白热化。 1975 年 1 月,在四届人大的新内阁组成上,周恩来决定放弃文化和体育部门。于是,庄则栋成了由江青把持的国家体委的最高负责人。   

  鲁豫:你看 71 年乒乓外交,最开始,你那个时候能够那样的审时度事,但是后来为什么就会错误地判断了政治形势。   

  庄则栋:因为 71 年的时候比较简单。 71 年那个时候是很简单的,那就是贯彻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这是非常简单的。到了 75 、 76 年那个时候,说实在的,那是阶级斗争到了非常尖锐的时候。   

  特别是从 72 年以后,林彪一死以后,这个斗争,这个阵线已经非常清晰了,非常清晰了。到那个时候,我再去跟四人帮的时候,已经就很不明智了,已经就很不明智了。那个时候就包括我们前妻,鲍蕙荞说别跟四人帮,大家对他印象都不好。   

  鲁豫:那时候就说明已经,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只有你没看到。   

  庄则栋:对,为什么呢?因为这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这样。   

  鲁豫:(解说)在江青的授意下,体委原先的领导被一一打倒,其中也包括庄则栋的老领导、前体委主任王猛。在庄则栋执掌的体委,对老干部的批斗已不象我们看到的这样粗蛮,批判对象也可以在凳子上坐下来了。   

  鲁豫:那在文革当中,你对王猛具体做了一些什么伤害他的事情,你觉得。   

  庄则栋:当时来讲的话,就是按照江青他们说的,王猛是个大军阀,这样的。她一说这样的,你还不去整人家去。   

  鲁豫:你所谓的整是什么,就赶离他的位置。   

  庄则栋:对啊,造人家反去,可不是就是这样的做法。王猛当时作为,因为当时王猛是周总理把他弄来,这些也反映出,当时江青跟周总理,他们之间的一些矛盾,这里面头的斗争。   

  鲁豫:(解说)在事隔二十五年后的 1999 年,庄则栋意外地在电视上看到了王猛,他在谈话中提到了庄则栋,并原谅了他,这令庄则栋感慨不已。   

  鲁豫:当时你是从电视上看到,他在节目里面怎么讲你的。   

  庄则栋:对。   

  鲁豫:他具体的话是怎么说的。   

  庄则栋:庄则栋还是年轻人吗,他认为庄则栋还是比较好的,但是犯有错误,但是他是可以原谅的,大概的意思是这样的意思。   

  鲁豫:你听到以后是什么感觉。   

  庄则栋:咱们共产党培养的一些老同志,我认为,真是了不起,真是,对于任何事情实事求是。   

  鲁豫:如果要是,比如在一个什么场合,你见到王猛,你会过去跟他讲一些……   

  庄则栋:对,咱们这方面会向人家道歉,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希望看望一些老同志。   

  鲁豫:(串场)关于文革的这段谈话进行得挺艰难的,气氛呢也一直不太愉快。当这段谈话结束的时候,我能感到现场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关于文革谈话之所以能够这样艰难地进行下去,我想,我要感谢庄则栋的性格,因为他是一个有勇气的人,也是一个很真诚的人。   

  鲁豫:(解说) 1976 年 10 月,当全中国人都在为粉碎四人帮而欢欣鼓舞时,庄则栋却从人生的浪尖跌入谷底,从体委主任变成了被监管的对象。   

  鲁豫:那从什么时候开始,你觉得也许我的政治到此就结束了,今后可能……你就预感到有一些什么事情要发生,从什么时候开始。   

  庄则栋:那只要你四人帮一倒就完了,这个我非常清楚。   

  鲁豫:你在北京什么地方,等于是呆了四年,就一个人。   

  庄则栋:在一个部队的关着的地方,一个人关着,就一个人,就一个人。那我就学习,我这人就是这样,你关得了我的身体,你关不住我的思想。反正我在那里,我就可以学习,看几千本书,我天天就看书、记笔记。   

  鲁豫:谁给你送书呢。   

  庄则栋:我原来的前妻也给我送,他们图书馆也给我送,来回倒换着看。   

  鲁豫:看什么书。   

  庄则栋:什么书都看,马列的书也看、小说也看。但是我无论看什么书,一条,全和乒乓球联系起来。   

  鲁豫:(解说)在被隔离审查了四年之后,庄则栋被发配山西等候结论。临行前,他和家人合影留念。从照片上,再也看不到从前那个生气勃勃的庄则栋了。而经过文革十年,他和鲍蕙荞的感情也出现了严重裂痕。庄则栋带着灰暗的心情踏上了去往山西的路。   

  鲁豫:在北京这四年单独生活完了,为什么会被派到山西去。   

  庄则栋:当然上面对我也还是比较关心吧,也还是比较照顾,认为我确实也没有在体委整死过人、打过人这个,只不过就是把干部,我不用你、伤你,把你调动,基本是这样的。我没有在人身这方面给人家迫害,没有这方面的东西。   

  另外他们的一些内部最机密的东西,也不会跟我讲。我的一些事情都是在体委的事情,上面他们怎么搞,我确实不太清楚。我确实不太清楚,他们也不会跟我谈这些事情。我是在体委,所以审查我四年,一看,也就是体委的这些事,反正在审查四人帮之前,到山西去等着结论去吧。   

  我去的时候,国家体委什么,不准开会,不准吃运动员灶,什么这不准、那不准。因为那时候,我一个月就挣 70 块钱,给鲍蕙荞 30 、给父母 20 ,我自己只有 20 块钱。 20 块钱交 12 块钱的饭费,我一个月的零花就是 8 块钱。   

  有个大师傅对我特别好,一个叫郭师傅的,说庄先生,你知不知道我们的规矩,吃完饭,饭盒不准带走的。我想反正既然来了矮檐下,怎能不低头呢。好,就搁这儿吧。我看别人把饭盒都带走了,别人他怎么不说,怎么专说我。反正我就听他话,我就搁那儿了。等第二天我去拿我的空饭盒,一拿我没拿动,饭盒里面给你(装了)鸡蛋、牛奶牛肉什么的,都搁得挺多的。完了以后,盛牛奶的时候,人家一勺,给我两勺。他说小庄,告诉你说,谁都有权,我的权就在勺上,这就是我的权。你来了,你为国家争光,我就得多给你。   

  所以那时候,人家给我就等于帮了我很大的忙。这样的话,我 12 块钱可以吃到人家将近 100 块钱的生活水平,等于这样。所以在我困难的时候,无论在我顺境的时候,在我逆境的时候,咱们中国老百姓都能帮我。   

  鲁豫:这墙上这些都是……   

  庄则栋:这本书就是我写的《闯与创》。   

  鲁豫:(解说)打乒乓球时,庄则栋就是个进攻型选手,这种喜欢挑战不服输的性格帮他渡过了文革后的逆境。在山西,他写出了乒乓球技术论著《闯与创》,在他的精心调教下,名不见经传的山西女队创下了连胜国家女队十二场的惊人记录。   

  庄则栋:我实际上到山西如鱼得水。你只要把我一放到群众中间,我过去在国家体委的时候,大家群众关系都是不错的。   

  鲁豫:那是块非常好的试验田,因为她的乒乓球水平非常低。   

  庄则栋:对,而且他们连重点项目都不是。他们的领队跟我说,他们的同学们小队员,你看我们二十年上不上来了,我希望你这次来,能够帮忙他们一块干。所以后来,我就跟他们一块共同努力,天天也是四出勤,一方面我还得写书,一方面还得搞这些事情。经过两年零四个月,我们山西的硕果还是很大的。   

  你看最有名的解决管建华,那是 1980 年国家青年队不要了,退回山西去了。国家青年队都认为,她没什么发展了,给退回去了。可是经过两年多,然后国家队就把她请回去了。请回去了,就不光是主力了,准备让她拿世界冠军的。这不,出现了何智丽事件,如果没有何智丽事件,她这个事不就又可以往上走了吗。出现了何智丽事件了,结果她就打了第三。   

  鲁豫:(解说) 1983 年,庄则栋又回到了北京,他被分配到北京市少年宫作了一个普通的乒乓球教练。四十年前,少年庄则栋就是从这里走上了世界冠军之路,他的人生好象画了一个圈,又重新回到了起点。   

  在少年宫,庄则栋仍然是一个被区别对待的人,每逢这里有什么参观活动,他便会被要求回避。而一些家长,因为怕孩子打球的前途受到牵累,竟不愿把孩子送给这位前乒乓国手调教。对于这一切,庄则栋都默默承受了。唯一不变的是,他仍然象过去那样热爱乒乓球,珍惜它所带给他的一切荣誉。   

  庄则栋:这个奖不容易的,校外园丁奖。   

  鲁豫:为什么叫不容易。   

  庄则栋:这是 2001 年的,因为我们单位属于校外教育,你要不作出成绩来,不给你的。   

  鲁豫:(解说)  1985 年,庄则栋与鲍蕙荞 22 年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   

  鲁豫:你们的婚姻破裂,感情破裂就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就是政治的原因,纯粹政治原因?   

  庄则栋:对。文革,就因为这个事情。但是,她倒主张让我愿意凑合着过,说咱俩凑合着过吧,凑合着过。我不愿意凑合着过,因为凑合着过,因为我感觉所有幸福,这幸福、那幸福,所有幸福里面,第一幸福是家庭幸福。你家庭一不幸福,凑合着过,就延续着这个不幸福的日子,那我不愿意,我就愿意离开,我一个人走。但一走,没半年就碰到这个事了。   

  鲁豫:(解说)离婚后不久,庄则栋就遇到了他原先的球迷,日本姑娘佐佐木墩子。墩子小时候在中国长大,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因为庄则栋的政治问题,两人的结婚申请竟是经由邓小平亲自批准才得以通过。这栋小楼是墩子用自己的多年积蓄买下的,在这个整洁温馨的家里,处处可以感受到女主人的勤劳贤淑和二人世界的宁静详和。   

  庄则栋:(打电话)没有啊,你夫人佩芳在吗?在,是啊,他说今天回来,我们俩好多年没见面了。   

  鲁豫:(解说)墩子是个典型的日本太太。当初为了结婚,她曾专门在日本上过一个家政学校。平时,墩子要去一家日本公司上班,周末则在家操持家务。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庄则栋显得十分惬意。退休以后,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现在,他正在着手撰写一本新的乒乓论著。   

  庄则栋:但现在我认为是,繁华落下归平淡,天真顽童变老夫。   

  鲁豫:这是你经历过,所有的挫折磨难之后,才得出一个宝贵的经验和结论。   

  鲁豫:(解说)三十年前,庄则栋是坐着“红旗”车上下班的年轻部长,今天他开的仍是“红旗”。一汽以很低的价格卖给他这部车,上牌子时他选了一个吉利号码: 97868 ,意思是靠妻发又发。   

  庄则栋:在那边就有这车了。   

  鲁豫:(解说)现在他每天开着它接送妻子上下班。他说,他想忘掉文革这一段,不去想,也不去写,让这段历史任由后人去评说。   

  每天早晨,庄则栋都和敦子到这个小佛堂里双手合十敬佛祈福。庄则栋说,他小时候曾经被班禅和达赖两位活佛灌过顶,所以一生作成了两件大事,拿世界冠军和促成乒乓外交。除了佛,他最崇拜的人就是毛泽东。   

  庄则栋:所以我们一般家里一直供着毛主席。你不管怎么讲,这是我们的主席啊。你看现在全世界都是横板,毛主席那个时候,就开始打横板。你看人家有预见性没有,是不是。毛主席打横板的时候,中国还没那么多横板呢。   

  鲁豫:(串场)我和庄则栋的谈话,进行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这期间,他带我们去吃饭,去逛了商店,还去接他太太。我发现他跟所有人的关系都特别的好,像是饭馆的老板、商店的营业员、或者是大厦的保安,都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他对身边所有年轻人的称呼都很特别,叫我或者是我的同事们孩子或者是乖乖。   

  在采访结束以后,最深的感受就是,对于他来说,当年的辉煌或者是非议,都已经成为历史了。 61 岁的庄则栋,终于又做回了真正的自己。
来自群组: 保定飞天乒乓球俱乐部

评分

参与人数 1浮云 +20 收起 理由
夕阳惊鸿 + 20

查看全部评分

分享链接访问他人1次,你将获得20乒乓币奖励(每天5000封顶),可在积分商城兑换奖品。(微信页面顶部右上角分享)




上一篇:满丽,大家还记得吗?
下一篇:上海部分乒坛国手的婚姻家庭档案全记录(转贴)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12 
发表于 2015-2-27 17: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庄则栋——乒坛一代传奇人物。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佳答案
3 
发表于 2015-2-28 00: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打乒乓球的人都知道他,加速制动论。
本楼回复(0) 收起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